• 院內OA|
  • 院外安全事件上報|
  • 設爲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首頁> 院務動態> 新聞動態

【“醫”生“醫”事】“誠懇行醫,要把好的技術用于人民”

文章來源:宣聯處 作者:徐莉 點擊數:145 更新時間:2019-08-16

一個人一輩子最重要的是什麽?一位九旬醫師用自己近五十年的從醫經曆交了一份漂亮的答卷。

這位醫師的名字叫來珥珍,來自我院婦産科,50年代初從醫,80年代末退休,退休後返聘一直工作至90年代末,至今已有九旬高齡。

數日前,來珥珍的兒子董先生整理照片,發現了母親當年在我院工作時留下的老照片,雖已時過境遷,但透過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老人回憶起往日從醫的點點滴滴,同甘共苦過的同事,潛心帶教過的學生,傾力幫助過的病患……每一張照片背後就是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清晰可見,仿佛就在昨天。

50年代初,杭州高級醫專畢業後來院

條件艱苦,但做助産士的日子充實快樂

1951年,來珥珍從杭州高級醫專畢業,當時,正值解放初期,百廢待興,而我院(當年的浙江省立衢州醫院)也在成立初期,因爲本地缺乏專業的醫師護士,來珥珍作爲當時爲數不多的護理人才被分配到了我院實習。

來珥珍工作時

一年的實習期不長不短,但對來珥珍來說並不容易,因爲老家在杭州,剛來到衢州工作時,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環境陌生,無論工作生活,都遇到許多困難。但是,她積極樂觀,很快就融入了新的環境。

和來珥珍一起分配來院的實習生都是來自外地。他們背井離鄉,舉目無親,當時的居住條件有限,宿舍陰暗潮濕,十分狹小,實習生的日子確實艱苦,幸運的是幾個年齡相仿的年輕人住在一起,有共同的話題,有時會到對面宿舍串串門,讓她們漸漸適應了當時簡陋的條件,陌生的環境。

建院初期,當時婦産科人手少,加班加點是常有的事,來珥珍和同伴們毫無怨言,有時好不容易輪到一次休息,也會擔心科室忙不過來而跑回醫院看看是否需要幫忙,“條件苦是苦的,但是大家心在一塊幹在一起,都是自覺自願,一點不計較,很充實也很快樂。”回憶在婦産科工作的那段艱苦的日子,來珥珍甘之如饴。

一年後,實習期滿,來珥珍表現優異,醫院領導要求她留下來,不要回杭州了。就這樣,來珥珍作爲一名婦産科助産士留院,在崗位上兢兢業業、踏實肯幹,1956年末,來珥珍就被任命到當時的衢縣婦幼保健所當所長。

從助産士到婦産科醫生,

轉變的是身份,不變的是責任

1958年,來珥珍到衢縣婦幼保健所任所長一年後,恰逢金華醫學專科學校醫療系招生,好學上進的來珥珍立即報名考試,順利錄取,此後,她在金華醫學專科學校醫療系刻苦攻讀,三年後完成學業,也完成了自己從一名助産士成長爲一名婦産科醫生的轉變。

“五六十年代,醫療條件有限,很多産婦沒有到醫院待産的意識,一把剪刀生孩子是根深蒂固的老觀念。她們大多是自己在家裏生,有些請個接生婆過來幫忙,這種環境下生孩子,容易感染細菌,一旦難産、大出血,根本來不及搶救。” 來珥珍對當時産婦安全意識的匮乏十分擔憂,深深地意識到老百姓的觀念需要轉變。

來珥珍回憶,剛坐門診頭幾年,醫生還是經常到産婦家裏去接生的,遇到的困難確實很多,那時候最害怕的就是發生大出血,因爲能帶去的醫療器械十分有限,一旦有突發情況,缺少足夠的搶救器械,就沒有足夠救治能力,産婦和孩子就危在旦夕。從一開始獨自一人出診,到後來有助産士協助,爲了産婦和嬰兒的安全,她一直堅持向産婦和家屬宣講産褥期衛生保健知識,科普多了,老百姓就記住了,漸漸的,越來越多的孕婦選擇到醫院待産,在家裏生孩子的少了,産婦分娩時大出血的風險也大大降低。

“我很欣慰通過不斷努力改變了一部分孕婦選擇在家裏生孩子的老思想、舊觀念。”來珥珍說。

一個孩子就是一個家庭的希望。在許多不孕不育多年的患者心裏,來珥珍就是她們的“活菩薩”,“送子觀音”。

七十年代初,航埠一戶農家,夫妻倆結婚18年仍膝下無子,慕名找到來珥珍診治。耐心詢問,仔細診查後,來珥珍排除了炎症因素,判斷是輸卵管堵塞造成不孕,經過三個月左右的治療,當夫妻倆再到來珥珍門診的時候,農戶妻子告知月經沒有了,經檢查,確診懷孕。農戶夫妻倆感激不盡,當孩子出生後,夫妻倆爲了表達謝意,經常帶著孩子來看望來珥珍。

幫助過的患者越多,來珥珍的名氣越大。慕名而來的患者不計其數,有的專門從金華過來找來醫生看病。

“哪有什麽靈丹妙藥,患者來看病多是求子心切,多給一些安慰,幫他們找到病因,再對症治療,自然而然就有了。” 盡管已造福無數家庭,但說起這些經過她診治後順利得子的患者,來珥珍是滿臉的謙和。

她手上救治過的人太多太多。有時候,來珥珍遇到診治過的患者,自己都叫不上名字,患者都會親切地叫上一聲“您好,來醫生”,孩子也會喊一聲“來奶奶好。”來珥珍說,“時間久了,的確想不起這些産婦的名字,但聽到他們對我的稱呼,看到可愛的孩子,確實挺欣慰的。”

兒子說“媽媽對病人比對家人好。”

對工作無怨無悔,對孩子多了一份愧疚

都說“醫生的孩子自生自長”來珥珍的三個孩子也不例外。尤其是最小的兒子從小體弱,即便如此,來珥珍也沒有給予他多一些關心照顧。來珥珍的丈夫同樣在衛生系統工作,五十年代初血吸蟲病肆虐,丈夫老董作爲衢縣首任衛生科(局)長,一心撲在消滅血吸蟲工作上,從五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基本消滅血吸蟲病,整整三十余年,一直在農村奔忙。

丈夫忙,孩子小,白天上班就把孩子托給鄰居照看,要是遇到值班,來珥珍只好把小兒子帶到醫院,遇到出診了,就把孩子放到嬰兒室。在兒子小董眼裏,媽媽對病人比對家人好。

回憶起童年,小董說的最多的就是小時候很少看到爸爸媽媽,他們不是上班就是開會,再就是送藥下鄉、巡回醫療,好幾個月不回家,小董很小的時候就自己洗衣服,自己玩,有時候夜深了,別的小朋友都被爸爸媽媽領回家去,只有他一個人還在縣委大院門口,因爲這裏有路燈,家裏就他一個人,他害怕。

印象最深的是,一天深夜,媽媽接到航埠醫院的急診出診電話,一個産婦大出血馬上需要急救,小董因爲害怕一個人在醫院,硬是睜開睡意濃濃的眼睛跟著媽媽坐上救護車,那時候,救護車副駕駛位置窗外挂著個銅制的鈴铛,作爲開路的警報器,來老還需時不時拉打著以提醒路人和車輛避讓,聽著叮叮當當的聲音,年幼的小董反而覺得安心,因爲有媽媽在身邊。

說起孩子,來珥珍說自己個人得失真的不重要,工作再苦再累她也無怨無悔。唯獨對孩子,她深深地感到愧疚。

如今,我院幾位年資較高的老護士說起來珥珍醫生仍是記憶猶新,八十年代中期,當她們還是金華衛生學校的學生時,作爲衢州教學點授課老師的來珥珍曾擔任過她們的班主任,說起來珥珍,最多的就是“來老師性格好,待人溫和”“來老師教學嚴謹,生活上對學生也十分關心,就像母親對自己的孩子一般。”現在,當年的學生也到了快退休的年齡,說起來老師當年的培育之恩,她們感恩于心。

來珥珍:第二排(左二)

時光如梭,彈指一揮間,匆匆數十載轉瞬即逝,問起來老一輩子行醫最深的感受是什麽?“一個人一輩子人品最重要。當醫生爲的是治病救人,人品要對得起醫生這份職業。希望醫院越辦越好,醫生護士勤勉從醫,誠懇行醫,把好的技術留給人民。”來老如是說。